玩具文学馆>修真>【GL】红狐 > 公主殿下
    我叫阿福,是一只狐妖。

    我现在正跪在自己家里的地板,而我柔软的床则端坐着一个举止高雅的nV人。

    地板太过坚y,我的膝盖对我发出了抗议,我偷偷抬头,用祈求的眼神看着nV人,希望她能让我坐回我的床上。

    但她只是冷冷地瞥了我一眼,我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,继续乖乖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阿勒?可是好像哪里怪怪的…

    回到稍早前。

    被奋力踹到地上的我,看着脖子上被架着的那把明晃晃的匕首。

    我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,要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。我抬眸望向拿着匕首的那人,尽力露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:「姑娘…这是何意?」

    她眼底闪过一丝讶异,但很快又被愤怒盖住。她没有说话,而是将手里的刀子往我脖子更b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眼看那把刀子就要刺到我的喉咙,我赶忙开口:「且慢!你不由分说的就拿刀子指着救命恩…人,不太对吧?」

    我以为此话能够让她稍稍冷静下来,不料她听了这话,眼眶急速泛红,眼泪就要呼之yu出。

    她SiSi的咬紧自己的嘴唇,样子就像是被人欺辱的良家妇nV。

    我慌了,我寻思我也没对她做什麽事,更何况当前陷入弱势的可是我,怎麽她就哭了呢?还是一边拿刀指着我一边哭…活脱脱像是我欺负了她一样。

    心头有GU的异样感觉涌现,我捂着x口,不理解自己是怎麽了。但她似是很难受,我也不忍看她如此。

    我轻轻抬手握住刀刃,鲜血从我的手掌上缓慢流出,一滴一滴的打落在地上;就像我见她哭时,心头被什麽东西一点一点的击中。

    我握紧匕首,任由锋利刀刃深入我的手掌也毫不在乎。我想起小时候哭泣时,阿娘总会温声安慰我的画面,放轻语调,学着阿娘那时的语气,我对她开口:「没事了,你现在很安全。把这个放下好吗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