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具文学馆>修真>【GL】红狐 > 公主府
    我想起我给她驱邪气的那次,也是离她这麽近,她那次急的双眼通红。帐…会不会就是这个?

    我望向她,想得出一些答案。她却早已收敛起笑容,看向车外的风景了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颠簸,到达公主府时,我全身酸痛,却还是一动都不能动。

    楚语宸那个坏蛋对底下人吩咐几句後,人就不见了,丝毫不在乎我Si活的样子,让我连带着全身酸痛的份一起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哼!我再也不会搭理楚语宸那个坏蛋了!她的身子谁Ai调理谁调理去!

    我偷偷地朝楚语宸的方向吐了吐舌头,趁她身边那个nV官转头过来之际又装作一副无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个nV官,就是踢我好几脚的大坏蛋,过来向几个侍卫说了几句,一群人合力把动弹不得的我扔进柴房里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摔在柴房坚y的地上,冰冰凉凉的,此刻让我原本就疼痛不已的雪上加霜,我吃痛的哼出声,却被那nV官白了一眼。她走到我身边,用匕首解开我身上的绳子後,一手把匕首抵在我的脖子上,另一手则摘下我带着的香囊。

    香囊被摘下的那一刻,那GU压制着我全身的力量瞬间消失,我的身T终於得以动弹。奈何有一把刀架在我脖子上,否则的话我现在就能立刻逃出去。

    nV官把香囊拿走後,从腰际上取下一条铁圈,捆在我的脖子上,取代那个香囊的位置。

    铁圈b香囊上的绳子坚y,更b香囊上的绳子来的禁锢感更重。我不太舒服扭了扭脖子,面前的匕首马上又更近了一分。

    我赶紧讨好的朝nV官笑了笑,她跟楚语宸一样瞪了我一眼,一言不发的继续手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脖子上的铁圈是什麽东西,但我可以清楚感受到,这铁圈上也有某种力量,b香囊带给我的强制感更重。可我只能眼睁睁地,看着自己又被另一个东西套住,失去自由,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做完一切後,nV官卸下腰上的布袋。袋子从很早开始便隐约传来一GU浓浓的香味,nV官将袋子丢在地上,又一脚把袋子踢向我,恶狠狠的对我说道:「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殿下的所有物了,要是你敢伤害殿下,你脖子上的这东西就会要了你的命!」

    我瘪瘪嘴,没说话。

    「这是殿下赏赐给你的,边感激殿下的大恩大德边吃吧!」她一脸轻蔑,看着我的眼神只有满满的厌恶。